来自 养生 2021-09-03 17:40 的文章

欧盟20年来的首次尝试将走向何方?

即使“以旧换新”的理念最终能够成型,理念和现实之间也会有很大的差距。
 
文|陶矮房
 
最近,欧盟政客密集提到一个熟悉又陌生的词:“欧盟快速反应部队”。
 
既熟悉又陌生
 
之所以说“奇怪”,是因为“欧盟快速反应部队”的概念是今年提出的。从5月1日美军开始从阿撤军进程,到8月15日塔利班迅速夺取卡布尔,导致海外华人撤离混乱,这一概念频频被明确提到桌面上。
 
之所以说“熟悉”,是因为这是一个“古老”的概念,甚至比欧盟本身还要早。
 
众所周知,欧盟于1993年11月1日正式成立,“欧盟快速反应部队”、“德法混编旅”的雏形早在1987年就已公布,并于1989年10月2日正式开始运作。
 
1992年5月,法德首脑会议宣布将德法混编旅扩编为“欧洲军团”。同年6月,欧盟峰会在德国波恩附近的彼得堡酒店举行,会议确定了“彼得堡任务”,并确定欧盟可以使用欧洲武力干预“包括‘建设和平’在内的人道主义救援、维和和危机管理任务”。1993年5月,欧洲联盟罗马会议宣布,欧洲军团在执行“彼得堡任务”时,可以接受欧洲联盟的指挥。
 
同年晚些时候,法国、德国和北约达成协议,宣布欧洲军团“也可以由北约在保持自身特点的基础上派遣”;2002年,欧盟宣布在1999年欧盟共同安全与防务政策的基础上成立“欧洲联盟军”,统一协调欧盟内部的联合军事行动。
 
目前,欧洲军团包括法国、德国、比利时、卢森堡和西班牙五个官方成员,以及希腊、土耳其、意大利、波兰和罗马尼亚五个“联系国”。它可以调动5万多名士兵,但实际上,它在斯特拉斯堡总部的永久兵力只有1000多人。
 
德法混编旅,总兵力5980人,一叫就能打,名义上不属于任何国际组织;欧盟军队标准很高,名义上直属欧洲委员会。名义上的总司令是欧洲联盟欧洲事务高级代表,一名中将和一名少将分别担任总干事和副总干事。
 
然而,事实上,欧洲联盟军只有一个常设机构,即位于比利时布鲁塞尔欧盟总部大楼的“联盟联合军事参谋处”。其常设机构只有200人左右,至今只执行过4次军事任务。
 
无论是德法混编旅、欧洲军团还是欧洲联盟军,从成立之初就被赋予了“欧洲快速部队”的概念和使命。那么,为什么要成立新的“欧洲快速反应部队”?
 
▲目前至少有包括德国、法国在内的14个国家表示支持成立“欧盟快速反应部队”。图/央视军事视频截图▲目前,包括德国、法国在内,至少有14个国家表示支持建立欧盟快速反应部队。图/央视军事视频截图
 
从那以后,欧盟国家就不再“势利”了?
 
由于德法混编旅侧重于法国和德国的本土防御需求,欧洲军团也将土耳其列为“重大不确定因素”。因此,作为一支空无一人的欧盟军队,要在欧洲之外快速部署和执行应对需要“大规模快速反应”的“海外非常军事任务”实际上是非常困难的,比如这次阿富汗华侨的紧急撤离。
 
这种尴尬的局面迫使欧盟在需要执行此类海外军事任务时,不得不严重依赖北约,尤其是美国。
 
然而,这种“旁边人做事”不仅不符合欧盟的“自卫”意图,而且近年来,美国对所谓的“印太战略”也越来越热衷,其海外军事关注度也越来越不同于欧盟。
 
“8.15”事件后,曾经在阿富汗紧急疏散华侨但垄断喀布尔机场调度权的美国不愿参战,无能为力的欧盟国家只能被动地不断调整自己的华侨疏散计划,一片混乱。欧盟国家,尤其是今年和明年分别面临大选的德国和法国,受到了国际舆论的嘲讽和中国人民的批评。
 
有鉴于此,8月31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在会见来访的荷兰首相马克·吕tt时强调,“欧盟需要在经济和军事领域发展‘战略自主’”,称两国“认识到欧盟必须证明是灵活的,能够通过分担义务筹集必要的资源,并承担更多的安全和防务责任”。
 
9月2日,“欧盟联合军事参谋团”负责人博雷尔正式提出组建一支5000人的“欧盟快速反应部队”;当天晚些时候,欧盟国防高级代表表示,欧洲共同防御“不再只是一种选择”,欧盟“必须有能力”完全独立地“在边境和其他地方”执行军事任务。
 
虽然上述各方都强调“这并不意味着放弃与美国和北约的合作”,但正如不少欧洲分析人士所指出的,美国在从阿富汗撤军问题上的“自说自话”,再次刺激欧盟国家“听别人的话,受制于人”。
 
因此,欧盟国家越来越愿意“物化”延续了20多年的“欧盟军”概念,建立一支能够快速在海外执行紧急军事任务的军事单位,避免被美国牵着鼻子走。
 
▲7月15日,北约诺福克联合部队司令部司令安德鲁·刘易斯宣布,诺福克联合部队司令部已形成综合作战能力。图/新华社▲7月15日,北约诺福克联合部队司令部司令安德鲁·刘易斯宣布,诺福克联合部队司令部已形成综合作战能力。图/新华社
 
计划着陆并不容易。
 
然而,与此前版本的“欧盟自卫”计划一样,“欧盟快速反应部队”的登陆并不容易。
 
首先,美欧在防务问题上长期存在分歧的关键在于,欧盟大多数国家并未积极履行承担防务费用的义务,也没有迹象表明这些国家会在欧盟共同防务框架内变得更加积极。
 
第二,尽管美国希望减少在北约,特别是欧洲的防务份额和投资,但它不希望(或者简单地说,甚至更少)欧盟在防务上与美国“脱钩”。“欧盟快速部队”的概念一提出,美国驻欧洲陆军前总司令、现欧洲政策分析中心高级研究员本·霍奇斯(Ben hodges)就宣称,欧盟“完全没有必要,也不应该建立类似北约的结构”,因为这将导致在欧洲安全没有改善的情况下资源枯竭。一旦欧盟联合军被“物化”,势必会遭遇美国更多的掣肘。
 
与西欧国家相比,与俄罗斯关系密切的波罗的海三国和波兰等“前线国家”认为,他们期待北约和美国的军事援助和协助,但不敢寄希望于效率低下的欧盟军事协调机制。上述国家多次暗示“不希望欧盟军事自主消耗太多资源”,从而分散和减少了可以给予他们的帮助。他们必然会在欧盟机制的框架内以各种可能的方式进行阻挠。即使他们无法阻止“欧盟快速反应部队”的登陆,他们也会在登陆后尽最大努力对其进行遏制,让其跟随欧盟联合军的“虚拟”脚步。
 
德国和法国这两个最热衷于“欧盟军事自主”的国家将面临大选,其中德国总理默克尔已决定在大选后退休,这将使“欧盟快速反应部队”的概念面临诸多不确定性。
 
本周,欧盟将在斯洛文尼亚举行非正式部长级会议,随后将于10月举行欧盟外交委员会会议。届时,将深入讨论与“欧盟快速反应部队”有关的问题。欧盟需要在2022年3月前就国防战略达成一致,一切都会有一个初步的线索——即使“以旧换新”的理念最终能够成型,想法和现实之间也会有很大的差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