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养生 2021-09-03 17:38 的文章

如何清理贵州六盘水3亿旅游项目未完成的烂摊子

去年底,贵州省六盘水市调整行政区划,水城县正式更名为水城区。水城刚刚脱贫,2020年3月摘帽。从2017年开始,当地政府在山上修建了一条“公路自行车道”,还修建了一系列景点和设施,比如24栋楼的边坨镇和世界上最大的边坨文化博物馆。
 
有人向杨光新闻热线4008000088反映,这些人造景点在开工一年后就被叫停,至今仍处于未完工状态。已经建成号称“世界上最大的鞭陀文化博物馆”,一楼成了超市,三楼成了会议室,只有二楼的展示柜上放着一些陀螺仪。
 
博物馆、小镇、自行车道……这一系列项目预算近3亿元。为什么这么“大手大脚”的建设最终还是白干了?当地政府长期没有脱贫,经济基础薄弱。我们应该如何平衡开发项目的选择?
 
从六盘水市中心驱车近一个小时,来到野玉海景区,映入眼帘的是高22米的“世界最大鞭陀文化博物馆”。博物馆外立面由玻璃幕墙组成,幕墙外是六条红色不锈钢装饰带,看起来像一个旋转的陀螺。一条远离博物馆的路,是当地政府规划建设的“边坨镇”,由24栋烂尾楼组成。这24套公寓建在半山腰,都是四五层的小楼。由于长期无人维护,外立面已经开始脱落,而建筑内部还是一个毛坯房。
 
世界编陀文化博物馆世界编陀文化博物馆。
 
在博物馆里。在博物馆里。
 
马家义是负责汴沱博物馆和汴沱镇建设的承包商。她说,水城平海村的项目是2017年开工的。直到现在,她只看过原水城县发展和改革局的《关于平海汴沱镇及汴沱博物馆建设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的批复》。我从来没有见过环评、规划、施工许可等必要的文件,甚至连施工图都没有批过。
 
“这个项目没有完整的图纸,也没有图纸会审。我们的业主会随便画一张平面图,然后让我们去做。让我们做一个项目签证,并为他签字。到今天为止还没有完整的图纸。”马嘉怡说。
 
一个荒芜的小镇。
 
一个荒芜的小镇。
 
可行性报告显示,边坨镇建筑面积33750平方米,博物馆及配套设施5000平方米,估算总投资2.47亿元。由水城区工业和信息化局、野玉海山旅游度假区管理委员会共同控股的水城玉舍森林旅游开发有限公司自筹资金。
 
水城县发展和改革局对边坨镇、边坨博物馆的批复。
 
马嘉义说,2018年8月,博物馆已经完工,但小镇建设突然停止。停工指令口头传达,工程款未结清。“2018年停工后,我们要求业主给我们结账,按照合同约定给我们支付了拖欠的建设资金,但业主一拖再拖,始终没有给我们解决。”
 
马家驿指着远处的山丘,自行车道需要多转几圈。
 
随着汴沱镇的建设,马一佳义在野玉海景区承接的另一个项目——32公里公路自行车道。这条赛道距离景区入口有半个多小时的车程。它是在爆破后建造的。现在除了轨道入口是柏油路,其他路段都是石头铺成的。依山腰,炸山路,路只修了一半。马佳怡告诉记者,2018年8月,野玉海度假区管委会口头通知她停工。“它建在山里,因为它是一座大山,没有路。经专业爆破公司爆破后,用挖掘机慢慢挖掘,最大19米(挖)。2018年8月6日,我们被告知这条路没有走完,我们被告知停工。政府说会推迟。”
 
废弃的公路自行车道现在只剩下路基上的石头,现在只剩下路基上的石头。
 
2013年,六盘水市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回复原水城市发展和改革局,自行车道项目有利于旅游业发展,估算投资金额2310万元。2014年,原水城县发展和改革局批准该项目建设,估算总投资增至7970万元。
 
马嘉怡说,她前期收到的工程款不够支付农民工工资,也不够支付供应商和材料供应商的工资。她起诉叶玉海森林公司,要求对方支付工程款。第一次和第二次审判都打赢了官司,但她支付的钱仍然无法获得。安徽的尹若天是工程设备供应商,马一佳欠他几十万。
 
尹若天说。
 
“(民工)这个头上有一万多,那个头上有两万多,所以我想找马总。马总说现在没钱了。”
 
建筑工地的材料经销商龙辉没有拿到近百万的材料。
 
龙辉:
 
他们有三四十个人。
 
记者:
 
三四十个人,你欠他们多少钱?
 
龙辉:
 
我基本上没有给他们钱,所以我抵押了我的房子,把车给了他们。
 
马嘉怡去找水城发改局、野玉海度假区管委会、玉舍森林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得到的答复是:没钱还她。
 
水城县发展和改革局对道路自行车道的批复。
 
记者跟随马一佳一来到水城区发展和改革局。一位负责项目审批的工作人员表示,记者看到的回复都是当年发展改革局的初步批复,并不意味着项目可以开工。
 
发展和改革局工作人员:
 
只是项目审批。
 
记者:
 
还有别的回复吗?
 
发展和改革局工作人员:
 
肯定的!项目背后有可行性研究回复。可行性研究后,有初步设计和概算。初步设计和概算完成后,必须有财务预算。预算完成后,每一个施工都有一个进度要记录,他需要监督。这些都是必须的!这只是意味着第一件事,相当于这个事情,但这是一个非常初步的事情。
 
项目主办单位,由水城区工业和信息化局、野玉海度假区管委会共同控股的玉舍森林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陆业厚承认,很多手续没有办完。
 
刘:
 
环评?有一些项目要检查文件。
 
马嘉怡:
 
有自行车道吗?
 
刘:
 
没有自行车道。
 
马嘉怡:
 
有工作单吗?
 
刘:
 
我不这么认为。因为当我们在这里做政府项目时,我们只是叫你先做。当时我们都很着急。
 
记者前往野玉海山旅游度假区管委会。管委会建设局副局长张嘉靖表示,他们也是资金短缺,这些项目也在考虑未来旅游业的发展。“最初的回复是这样的。这些都是没钱的。我们为什么要写‘全额县财政拨款’?目的是为了将来圈出一个旅游发展的地方。当政府有钱的时候,它可以拼钱,但如果拼不了,你就得借钱。现在没钱了,公司正在融资解决这个问题。(慢建)没有文件,重启不重启,要看政府。”
 
建设管理委员会另一位副主任邓玉龙说,2018年,原水城县政府财政困难,口头通知他们暂停建设。
 
邓玉龙:
 
施工慢没有下发文件,不敢说要不要修。
 
记者:
 
谁做的这个决定?
 
邓玉龙:
 
县政府。我没有说话的权利。这不是我能讨论的范围。我们只能执行它,这超出了我们的决策范围。
 
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当时水城县财政总收入为32.49亿元,汴沱镇、汴沱文化博物馆、自行车道等一系列旅游项目的规划投资将耗资近3亿元。水城虽然举办了全国变拓大赛,但在规划论证不充分、手续不全的基础上,推出了这么多项目。钱从哪里来的?能给当地发展带来多大的带动作用?在规划这些项目时,水城还是国家级贫困县。即使现在已经脱贫,但选择项目还是要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