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养生 2021-08-31 20:44 的文章

科考队穿越黑竹沟,揭开“神秘失踪之谜”“地

一支科学考察队在生死之间首次徒步成功穿越四川黑竹沟核心区,揭开了黑竹沟长期悬挂的神秘消失、地磁异常、动植物之谜。这不仅是我国户外探险的伟大成就,也是一次成功的科学考察和探索,在全国乃至世界探险界都具有历史意义和实用价值。
 
捆绑登山绳、打包帐篷、调试测绘设备、清点电池、将玻璃瓶中的液体倒入塑料瓶、让行李尽量轻便……6月底的一天,一支科学考察队迎来四川省峨边县,为下一次穿越罗索依达峡谷做着紧张的准备。
 
“队长,对不起!我媳妇从网上发现了一些关于黑竹沟的可怕信息,她很担心,不让我去。况且家里的孩子还小。下次我们一起出去吧。”科学考察队队长、四川旅游学院教授、著名极限探险家刘墉在手机上弹出一条信息,说有队员辞职了。
 
这紧急情况让刘墉的心一沉。
 
 
他们面对的是神秘的黑竹沟,地势险要,景观壮丽。传说不管是人还是动物,只要靠近沟里一个叫石门关的地方,就再也回不去了。
 
黑竹沟位于北纬30度,这个纬度充满了许多谜题:传说中的大西洲沉没之地,令人费解的埃及金字塔和神秘消失的代名词百慕大狮身人面像...同样位于北纬30°的黑竹沟被称为“中国百慕大”,其核心区域罗索伊达峡谷有长达60公里的地磁异常带。
 
黑竹沟的离奇事件是否也与这个神秘的纬度有关?经常吃人的石门关有什么魔力?走进去的人几乎没人住,是不是跟地磁异常有关?
 
神秘而又令人生畏的传说盘旋在这个原始场景之上,让去黑竹沟探险的人总是感到不安。然而,要开发黑竹沟,首先必须解决地磁核心区之谜。政府、景区、勘探界、科学界都渴望揭开罗索依达核心区的神秘面纱。
 
 
探险队阵容强大,有28名顾问和专家,包括极限探险者、地质专家、动植物专家、极限摄影师、测绘专家、定向冠军和专业登山运动员。刘墉是野外入沟核心考察队的领队,其他几位队员也是国内勘探领域久经沙场的人物。还有5名当地经验丰富的彝族猎人充当向导进行合作。
 
面对临时撤离,为了不给整个探险队造成压力,刘墉立即重新分配了队员原本负责的安全、室外测量和拍摄任务,自己承担了拍摄工作。穿越行程预计四五天,但全队准备了一周的物资和各种装备,每个队员背包重30-40公斤。
 
6月21日至24日,科学考察队徒步穿越罗索依达峡谷,首次探索黑竹沟地磁异常带核心路线,打破神秘“死亡谷”的魔咒。
 
视频作者:强姐,刘墉拍摄
 
1.在未知的旅途中解开动植物之谜
 
“大概在上世纪90年代初,我关注过黑竹沟。罗索伊达的这条路线以前没有穿过,相当神秘。”8月中旬,刘墉接受《科技日报》记者采访。前期,当地政府和景区管理部门多次联系他们的团队,希望他们去探险,解开谜团。“我比较谨慎。考察队在考察前期做了大量的技术准备。以科学的态度精心准备,不敢怠慢,掉以轻心。”
 
今年3月,黑竹沟勘探项目成立,邀请地质测绘、生命科学、户外影像、山地灾害、极端勘探等领域专家组成顾问团。他们前后4次前往黑竹沟景区进行深入考察,查阅了大量历史、人文、水文、气象资料,组织了多次座谈讨论。
 
专家组与参加过探险的老专家、当地猎人、藏毒者进行了几次深入交谈,收集了大量第一手资料。经过严格全面的评估,专家组确定6月20日左右会有5天左右的好天气窗口,于是出发紧急远征黑竹沟最神秘的地磁异常带。
 
6月21日是探险队进沟的第一天。我一踏进又长又深的山林,探险者们就听到了鸟鸣声,满山遍野,古树参天,山谷奇特,浓雾弥漫...夏天的时候,黑竹沟被原始森林覆盖,景色壮丽震撼,相机可以拍出大片。
 
走着走着,地势逐渐起伏平缓,一大片开阔的高山草甸尽收眼底,大到可以举办万人盛会。
 
资料显示,黑竹沟就像一个绿色的动植物天然基因库。这里的地形独特,人类干扰很少,保存了许多古老的植物,这也为这里的植物繁衍提供了良好的自然条件。据说这片土地上有许多野生动物,其中有许多世界稀有动物。有一种黑白相间的条纹图案大熊猫,还有一种黑白相间的圆形图案花熊猫。
 
 
为了解开这里动植物之谜,探险队体验了海拔落差3000米的山峰和纵横交错的沟壑,同时尽可能记录了垂直分布的植被和层次分明的动植物世界。
 
“这是什么?”刘墉发现了一种有枝叶和长根的绿色植物。他好奇地问身旁的导游。
 
“这是一座很重的建筑,一种可以入药的药材。”一个经常采药的老乡告诉他。
 
刘墉立即拍摄了这座厚重的建筑,并收集了标本进行详细记录。路上有佛甲草、升麻、海苔、玫瑰、马先蒿、龙牙楤木、莎草科、白豆蔻等多种花卉。其中很多都有很好的观赏价值,当然还有很多食用药材,比如野生灵芝。
 
考察组成员还见到了被称为“植物界大熊猫”的珙桐,以及不寻常的高大珍稀树种杜鹃。
 
当森林深处的木栈道路段结束后,队员们到达了既定的营地荣洪德草甸。仪器显示海拔3280米,行程约4公里,步行时间约3小时,攀登高度371米。看似平坦的荣洪德草甸远没有想象中的平静,野生动物偶尔出没其中。队员们兴奋不已,一路上还发现了新鲜的野生大熊猫粪便。
 
 
第一天不是没有麻烦。在野外勘探过程中,队员们把随身携带的水全部喝光,用来就地寻找水源。但是那天下雨后,草原上形成的水坑里全是污水,所以很多队员第二天早上出发的时候都没有喝多少水。
 
关于黑竹沟的神秘传说让下一次旅行充满了未知...
 
2.克服恐惧,在陡峭的悬崖上摆脱困境
 
“1950年,西昌战役中国民党胡宗南残余势力的30多人渡过黑竹沟,只有一人幸存。据说是你父亲救的?”在行军途中,探险队员们会听到一些当地的传说,并寻求同行向导进行讨论和验证。
 
“是的。小时候听父亲说,他救过一个身上带着食物的参谋长。”探险队的一名当地导游说。
 
关于黑竹沟,当地有句话叫“猎户无迹,壮士一去不复返”。
 
“那些传说是真的吗?”团队成员提出了进一步的问题。自1951年以来,川南林业局、四川省林业厅、解放军测绘队、户外探险队和彝族同胞的勘探队多次在黑竹沟遇险,造成多人伤亡和失踪。
 
探险者们背着沉重的背包。刘墉
 
听了这么多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传说,从事极限探险多年,到过南北极和喜马拉雅山的刘墉说:“作为船长,我要表现出十足的自信。如果我在球员面前表现出一丝恐惧,就会影响他们的信心。所以,只要我带领球队这么多年,他们心理上就会觉得稳定。”
 
穿越峡谷的第二天,当我们接近宿营地时,一丝恐惧涌上了刘墉的心头。
 
当天下午,探险队去了一个叫绝壁沟的地方,发现无路可走。但是当我看到一个瀑布倾泻而下,这是我一路遇到的最高最大的瀑布。两边都是被冲刷过的悬崖,非常陡滑,几乎不可能爬下去,而左右两边的高大悬崖很难翻越。
 
可想而知,前人已知的探索可能就此止步。黑竹沟景区一位负责人介绍,黑竹沟植被茂密,地势险要,开发面积不到十分之一。未开发的地方有很多暗河或悬崖,尤其是石门关周围。
 
刘墉和队员们正在分析和判断穿越路线。照片由刘墉提供
 
找到你的路!刘勇带着一个队员爬到瀑布顶,水在他耳边轰隆隆地响。如果人下瀑布,能承受水势下降和水流湍急带来的压力吗?看着湿滑的瀑布边沟,刘墉有了一些想法。
 
但是导游没有信心从悬崖上下来,所以他放下行李,翻过山去找一条新的路。他们下午5点出发,直到晚上8点以后才回到营地。导游领队和老猎人跟踪达尔说:“这条路很滑。我们过河走了很多地方,没有可行的办法。”
 
“我认为从这里下去到底是可行的。”经过考虑,刘墉告诉队员们最后的决定。然而,随行的当地人不能使用绳索下降技术。于是,他开始在当地做导游,规划整个团队如何下降,谁会下降,谁会空着,谁会挂包等等。
 
“当时,听了我的初步决定后,随行的人立刻劝我们走另一条路,那就是走611林场两天。但是,如果不走罗索一大的路,就相当于这次远征的失败。我当时没有明确表态,只是说先扎营,明天看地形再做决定。”刘墉说。
 
那天晚上,刘墉翻来覆去,如果出了什么事,后果将不堪设想。特别是导游没有掌握绳索下降的技巧,玩家还携带了很多东西,比如相机、无人机、食物...
 
擅长绳索攀爬的户外专家、会员龚建表示,使用绳索攀爬需要“技术+经验”。需要在陡峭的外伸墙上寻找锚点,并在上面悬挂绳索,确保在潮湿的地方安全下降。最后一个成员也需要回收绳子。五大核心成员多年来一直在这一领域学习和实践。
 
队员们利用绳索技术慢慢滑下湿滑的悬崖。照片由刘墉提供
 
最后,队员们利用娴熟的户外技巧,利用绳索技术,从垂直高度差120米的湿滑悬崖上缓缓下降。核心队员控制绳索,把向导放在队伍中间。他们相互配合,不断下降,横切,再下降。一群人花了将近三个小时才到达瀑布底部。当队员们抬头看瀑布时,很难相信他们刚刚从悬崖上下来。
 
但是进入谷底后,走过又深又窄的峡谷,两边依然是陡峭的悬崖,根本没有道路。一个又一个瀑布,每个人都不停地涉水过河,爬上爬下,爬过茂密的森林和高山。
 
3.现场取证破解地磁异常之谜
 
十几年前,一个著名的科普节目在黑竹沟拍摄了一系列节目。摄制组精心挑选了4只品种优良的信鸽在沟口景区放飞,但这4只从未迷失方向的信鸽再也没有飞回来。
 
有一年,川南林业局的工作人员去沟里调查。下午6点,他们在森林里突然遇到大雾,工作人员不得不依靠指南针前进。然而,当我四处走动时,我发现我一直在一个地方旋转,因为我随身携带的七八个圆规同时失效了。
 
2014年之前,成都理工大学教授李来到黑竹沟口,那里的子午仪上显示的数值为49,300 NAT,在理论正常范围内。
 
继续往里走,但还是没有异常。然而,进入石门关后,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在GPS的引导下,向南走两公里,你会发现子午线测量仪上的数值是49,500 NAT。在北半球,越往南,越靠近赤道,磁场应该越弱,但是在这里怎么能反过来呢?黑竹沟有地磁异常。
 
探险期间,队员们休息了一会儿。刘墉
 
除了地球磁场,还有其他磁场吗?
 
“当我们走进黑竹沟地磁偏转的核心区域时,机械北箭有很大的偏转。随着海拔的降低,当我们走出峡谷时,地磁偏转消失。此行的重点是探测黑竹沟地磁场的空间分布和变化,试图揭开它的神秘面纱。”刘墉告诉记者。
 
当时,团队成员在核心区的不同点多次使用电子北箭和机械北箭测量数据,对索罗亿达沟的地面胶带进行对比测试。在2714米的测试点,地面胶带的挠度高达30°—这是迄今为止人类首次测量这一领域的数据。
 
有专家凭经验判断,取样鉴定,当地岩石鉴定为含铁量高的玄武岩。石门关有大量玄武岩,它们释放磁性形成磁场,干扰原始地球磁场。结果,指南针失灵了。
 
不同的玄武岩含铁量不同,磁场强度也不同。为了做出更准确的判断,探险队特意从山上、路边、河谷采集了七八个石头样本,带回实验室进一步检测。
 
探险队在这里也遇到了很多不寻常的现象:对讲机出发前的测试清晰,但进入黑竹沟时没有信号;GPS和北斗测量仪器在外面连续使用几天都没问题,但是在沟里两三个小时就没电了,同时还有信号断点。
 
探险队员们下到觉壁沟100米瀑布的悬崖上(图中可见3名队员)。强界面照片
 
结果,探险队多次遭遇迷路。根据以往的经验,我们可以从植物的倒伏来判断方向,但是因为里面的植物太密集,我们根本无法判断,而且我们在旅行的时候,也看不到前面的玩家,所以我们大声喊着要信息。然而,当间隔超过二三十米时,他们听不见对方的声音,也没有回音。因此,刘墉决定每两名球员之间保持在20米以内。
 
第三天晚上,保障安全的户外专家王胜涛突然看不到队伍末端的强接口。因为强姐一路负责拍摄素材,他把摄像机和摄像机挂在面前,扛着无人机,走走停停,经常因为拍摄而“拖”下整个团队。王胜涛身体素质很好,背了很多东西。他要探索前方的道路,经常在队伍的最后来回跑去见队员。终于等到了强姐的时候,我抛出了一句气话,“天黑了,我还在拍,不会再跟你出来了!”还有晚上露营的时候,两个人好好聊聊。
 
该队女队员谭晶是全国定向运动冠军。她顺流而下,爬上了山,没有输给男性成员。这一次,她在测绘记录和情报收集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探险队成员在路上工作并不容易,有时还非常惊险。有一次,我们准备在悬崖上驾驶无人机射击。当时我们小心翼翼、稳扎稳打地操作无人机,一边担心无法回收机器,丢失里面有价值的信息,一边用余光扫描周围悬崖的地形,确保生命安全。”刘墉说。
 
探险时拍摄的黑竹沟容闳德景区景色。强界面照片
 
第三天,队员们在茂密的竹林中让路,在浓雾和大水中摸索,从海拔3280米的荣洪德草甸翻山越岭,进入无人区。队员们记录,全程仅3.8公里,步行时间约9.5小时,累计下降1002米。
 
4.成功穿越取决于科学的态度和准备
 
在浓雾笼罩的密林中,蚊子接踵而至,让队员们很不舒服。队员一路不敢脱帽,暴露部位都有红肿被咬的脓包。当通过溪流、水和茂密的森林时,水蛭抓住机会,咬进队员的衣服和运动鞋,留下他们的大腿和脚沾满了鲜血。
 
一路上,探险队不仅要克服艰难的攀岩之路,还要利用电子仪器和北斗测量仪器,对全线的海拔、风险点、宿营地、水源、经纬度、地磁偏转等数据进行跟踪。随队的极限摄影师还拍摄了大量珍贵的探险、地理特征(如悬崖、瀑布、草甸等)的第一手图片。)和动植物。
 
探险时穿过茂密的森林。刘墉
 
探险者涉过瀑布。刘墉
 
第三天晚上临近,筋疲力尽的队员只能在山谷中找一个地势稍高的地方扎营,并像往常一样在一天行程结束后做总结记录。
 
半夜的暴雨导致河水水位不断上涨。听着密集的雨滴敲打着帐篷,队员们判断着雨的大小。深夜,雨点越来越多,刘墉开始担心起来。第一,暴雨引发的山洪非常危险,半夜帐篷可能会被洪水冲走。而且,如果雨一直下下去,第二天可能就没有出路了。看到水面有点上涨,大家都担心山洪爆发,几乎一夜没合眼。
 
天亮了,在经历了一个有惊无险的煎熬之夜后,队员们在大雨中继续在湿滑的岩壁上爬上爬下。
 
在不断的跋涉中,队员们从山上向外望去,隐约看到云层中的高地。当时的探险队意识到,凭借着勇气、胆识和魄力,他们一路披荆斩棘,克服了重重困难,成功完成了探险。
 
这次科学考察的路线分析图。照片由龚建提供
 
核心区徒步穿越4天,全长53公里(进山24公里,穿越核心区29公里)。它成功地完成了历史上第一次穿越黑竹沟罗索依达峡,并记录了基本探明情况。记录了动物、植物、地形、大雾天气、危险路段、地磁偏转等数据,带出大量珍贵的第一手科研资料,证明了黑竹沟最后一块前人没有证明的处女地。
 
7月底,经过一个月的整理,探险队形成了初步报告,收集到的数据提交给当地政府部门进行景区发展规划。后续将邀请更多专业人士参与解决黑竹沟“谜题”。
 
“黑竹沟不是死亡谷。”回顾整个探险过程,刘墉总结道:“我们中有10个人完好无损地出来了。”他说,如果有科学的准备,是可以成功穿越的。“人和动物经常在进入黑竹沟时失踪和死亡,但原因并不那么神秘。可能是参赛选手缺乏足够的准备和丰富的经验,不敢贸然行动,面对跌入深渊或峡谷河流等危险情况处理不当而发生意外……”刘墉认为,深山峡谷的森林植被茂密,温差和气候多种多样,雾和瘴气等奇怪现象极其正常。黑竹沟有高山草甸、峡谷、密林、溪流、瀑布等3000多种动植物资源。这些形态各异的自然资源组合在一起,形成了山地勘探资源的聚集地。不同的人在这里可以实现不同的探索目标。这次考察对路线做了详细的分析和评级,并给出了评价和建议。
 
探险队与当地导游合影留念。
 
多位专家表示,此次黑竹沟核心区科学考察首次成功穿越,不仅是一次户外考察路线穿越,还解开了黑竹沟“消失之谜”、“动植物之谜”、“地磁异常之谜”等长期未解之谜。这不仅是国内户外探险的重大成果,也是一次成功的科学考察和探索,在全国乃至全球探险界都具有历史意义和实用价值。
 
记者从峨边县相关部门了解到,当地政府正在与四川旅游投资集团合作,打造黑竹沟首个以探险、神秘为主题的山地旅游景区。“峨边县准备利用刘墉团队的探险成果,为高端探险游客打造专业级别的探险游路线;同时,利用先进的数字技术,对黑竹沟核心景区进行虚拟化、场景化,打造‘VR黑竹沟’,让难以亲临现场的游客在家中体验极致之美。”峨边县副县长李微微说。
 
“罗索依达峡谷的生物多样性和景观多样性极其丰富。如果能解决黑竹沟的‘谜题’,打消游客的顾虑,相信它会成为未来探险旅游的热点。”刘墉告诉记者,他和他的团队计划在9月雨季结束后返回黑竹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