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9-01 08:42 的文章

要求娱乐圈的明星们丢掉道德:从艺术到道德,明

打造清朗的娱乐圈,无疑需要耕田、激浊、促清,也需要长效机制。无论是天价片酬、偷税漏税、涉黄涉毒、虚假代言、不当行为、不良嗜好,还是与娱乐圈息息相关的“饭圈”乱象,大致可分为以下几个方面:明星道德失范、法律错位、粉丝偶像化失衡、资本逐利无序等。为此,我报推出了一系列文章来打听娱乐圈。
 
“无德不谈艺术”。最近一段时间,一个公众人物,一个社会楷模的明星被反复提及:个别名人艺人把公序良俗当儿戏,私德不修,造假频发,在社会上造成不良影响;有的艺术家不学无术,不学无术,而是通过炒作话题卖人的设计,把“流量”、“粉丝”、“金钱”作为最终的价值追求,赚取“高价报酬”;个别艺术家迷恋封建规则和陋习。
 
一个问题
为什么明星感觉比以前更不道德?
 
中国电影文学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知名编剧汪海林在接受《北京青年报》采访时表示,明星失德现象的频繁发生,与现行的明星培养机制有关。早年国内专业演员主要由北电、中戏、上戏等艺术院校培养。毕业后,这些表演艺术人才进入了国有戏剧集团和艺术剧院。这样一条从专业院校到专业院团的路径,基本可以保证演员以德艺为本位。
 
“近年来,一大批真人秀综艺节目以众多明星的身份出道,有的只靠一个节目就能一夜成名,有的没有成熟的心智就走红了。走红后,他依靠经纪公司设立的所谓人设吸引粉丝流量,刺激商业广告。平台本身对明星演技持无所谓的态度,甚至将未经训练的业余爱好者职业化,鼓励他们上台表演。“在汪海林看来,这种模仿日韩偶像练习生的培养机制打造出来的明星,只学到了那些没有学到灵魂、没有扎实基础的明星。毕竟人的设计都是人为包装的,一旦遇到负面舆论,很容易瞬间崩溃。
 
汪海林还指出,流量明星获得的巨大利益也吸引着专业艺术院校毕业的表演人才参加综艺节目。长此以往,劣币驱逐良币,演艺圈的生态逐渐被污染和破坏。
 
著名演员张凯丽指出,现行的一些制度往往在一定程度上强调人才,轻视思想道德教育;艺人在选拔、使用等环节也是重才轻德,以至于在年轻人的思想意识中,只要自己优秀,赢得流量,就成功了,而自己的品行则完全靠自律。“当这种自律被忽视或处理不当时,就离犯大错不远了。”。
 
在谈及部分演员从无名到流量明星的巨大变化时,Xi安相声新掌门人卢鑫表示,目前很多流量明星大多是从韩国偶像练习生的赛制中培养出来的,这种流水线生产模式像产品一样将练习生输送到市场。“许多受训者在十几岁时还没有成熟就开始了。他们参加了各种商演活动,没有太多时间学习文化知识。一旦火了,《名利场》的诱惑就无法抗拒,追求物质享乐,花大钱,喝醉,最后发展到从‘黄赌毒’中寻找快感。”卢鑫认为,这背后反映的是,流量明星在资本和粉丝的支持和支持下,在拥有物质、金钱和地位后迷失了自我,导致精神世界的空虚。
 
第二个问题
“唯流论”有哪些危害?
 
靠价值而非专业技能,靠人为制造人气、炒作新闻、刷数据赚来的明星,不仅容易出现道德失范,还会对影视行业产生不容忽视的负面影响。
 
汪海林总结了影视行业“唯流量论”的反常现象:播出平台有“流量明星”的名单。只有邀请到这份名单上的艺人,项目才能立项、评估、拍摄,平台才能报价、销售,这使得流量明星的片酬飙升,导致项目成本急剧增加。薪酬制度极其不合理、不公平,严重挤压了影视项目的制作成本;由于片面强调“交通明星”的作用,工作内容被严重忽视,影响了工作的整体质量。原创得不到机会,创新得不到鼓励,作品同质化严重,内容苍白无力,情感悬浮,观众严重流失,只剩下粉丝,流量模式的表面繁荣掩盖不了内容薄弱、盈利能力下降的本质。
 
卢鑫告诉北青报记者,他之前参加过一些综艺节目,发现这些节目背后的资本运作过于草率。资本对艺人的长期培养没有耐心,只想快速拿下几个流量明星,大赚一笔。“他们不在乎演员的道德品质、长远发展和力量训练。一些经纪公司也热衷于炒作艺人自己的八卦话题。他们越有争议,就越火,可以带动流量,赚更多的钱。"
 
审问
如何防止名人失德?
 
在谈及“饭圈”的文化乱象和明星的道德失范时,中国曲艺家协会主席、中国曲艺家协会作风建设委员会主任姜昆直言,如果明星“满脑子都是怎么‘圈粉’的想法,一开始就有失偏颇”。他认为,诸如吸毒、强奸、偷税漏税等违法犯罪行为等“三俗”、封建规则、助人为乐的习惯等问题,并不触及人们的底线,往往难以发现、把握和消除。纠偏和纠偏的阻力比较大,容易反复反弹,需要持之以恒的整改。
 
卢鑫认为,演员培养三观非常重要,需要致力于自我修养。“这个世界上诱惑太多,只要被资本控制并获得巨大利益,就很难保持自己最初的意图。想要培养一个德才兼备的演员,必须有良好的职业环境,有经纪团队帮助他构建完善的价值体系和职业规划,改变“唯流量论”的目标,加强行业自律和职业道德建设。演员本身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有敬畏之心,才能让演艺事业走对。”
 
相声演员李京在8月24日举行的中国文联文艺工作者职业道德建设“修身、齐家、立魂”座谈会上表示,在“饭圈”乱象的引导下,粉丝对自己的“爱豆”有立场,没有原则。只要演出了《爱豆》的演出,无论多好多坏,都必须举办;只要说“爱豆”,无论对错,都会有人支持;除了自己喜欢的“爱豆”,别人再怎么玩都不看。长此以往,不利于艺术家的创作。“一个演员长大后需要鼓励和善意的批评。我们非常感谢收到观众在后台上交的纸条或者微博上的私信,指出我们在某次演出中读错了词,引用了错误的典故。我们期待这样的观众,他们关心演员,希望演员成才;他们不会把一个演员犯下的小错误送上网络恶意攻击,也不会被演员过度追捧。”李京坦言,在过度追求下,演员很容易迷失自我,无法专注创作,甚至在大与错面前分不清美丑。
 
相关
哪些文艺团体成立了伦理委员会?
 
1.中国音乐协会建设委员会
 
2016年10月16日,中国音乐协会文体建设委员会正式投入运行,主任为姜昆。
 
2.中国文学艺术工作者联合会职业道德建设委员会
 
中国文联文艺工作者职业道德建设委员会成立于2016年10月20日,主任委员为姜昆。
 
3.中国书法家协会书法行业建设委员会
 
中国书法家协会书法行业建设委员会成立于2017年2月13日,由刘金凯担任主任。执委会下设思想道德建设科。
 
4.中国杂技艺术家职业道德委员会
 
中国杂技艺术家职业道德委员会成立于2017年3月,卞、唐彦海任主任。
 
5.中国作家协会文学工作者职业道德委员会
 
中国作家协会文学工作者职业道德委员会成立于2017年9月21日,由刘恒担任主任。
 
6.中国音乐家协会建设委员会
 
2018年3月31日,中国音乐家协会建设委员会成立,叶小钢任主任。
 
7.中国舞蹈家协会职业道德建设委员会
 
中国舞蹈家协会职业道德建设委员会成立于2018年6月,由冯双白担任主任。
 
8.中国美术家协会美术家职业道德建设委员会
 
中国美术家协会艺术家职业道德建设委员会成立于2018年10月30日,主任为徐江。
 
9.网络游戏伦理委员会
 
据央视新闻2018年12月报道,网络游戏伦理委员会近日成立。
 
10.电视行业职业道德建设委员会
 
2020年12月18日,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电视职业道德建设委员会成立,胡占凡任主任。
 
11中国电影协会电影行业职业道德建设委员会
 
2020年12月29日,中国电影协会电影行业职业道德建设委员会成立,丁荫楠任主任。
 
12.中国演出行业协会道德建设委员会
 
中国演出行业协会道德建设委员会成立于2021年2月5日。
 
13.中国广播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职业道德建设委员会
 
中国广播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职业道德建设委员会成立于2021年3月30日,主任为范卫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