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9-01 08:33 的文章

什么是中学?合肥一中校长:中等教育的另一面不

 
教育涉及成千上万的家庭,关系到国家的未来。从孩子在学校的吃住,到家校、师生的关系,再到不同教育理念的碰撞和各种教育政策的出台,每一项都牵动着大众的神经。
随着教育改革的不断深入,如何在“五育并举”下开展体、美、劳教育,如何落实“体育美育进高考”,如何顺利全面落地新高考,如何改革教育评价改革,如何吸引优秀人才,如何落实教育“减负”,如何化解教育“焦虑”“内卷”问题,如何整顿校外培训行业后疫情时代,学生要出国留学等。这些不仅是当今社会的热点问题,也是教育领域的专家、学者和实践者正在思考和努力解决的问题。
“十四五”开局之年,论文开了一个专题“什么是中学?”,并邀请名校校长畅谈基础教育的得与失,从而理清解决基础教育问题的思路,为推动基础教育高质量发展建言献策。
“小学六年级最后一节课,我的数学老师说,‘同学们,今天没有课,我教你们一首歌。’几十年过去了,我已经50岁了,我仍然记得很清楚这首歌,它叫《三月小雨》。他教了那么多数学课,我一节数学课都记不清他说了什么,但是这个音乐课我记得很清楚,这是我的亲身经历。"
 
近日,合肥一中党委书记、校长冯宝安接受《论文》(www.thepaper.cn)专访,就“唯分数论”、“双减分”、教师轮岗、乡村振兴与基础教育、五育并举等话题分享了自己的看法。
 
根据自己的经验,冯保安认为,学生不能只对高中三年的课、考、作业印象深刻。他希望孩子们在高中和中学成为全面发展的人,不仅在文化课上,而且在美育、体育和德育方面。三年高中,其最终目标还是对方不应该只是一所好大学。
 
谈及乡村振兴和基础教育,冯宝安表示,如果教育振兴了,会给乡村振兴带来很大的支撑,留住一部分人才。现在需要真正建立促进教师城乡双向流动的机制。
 
针对“生贵子难”的话题,他指出,从发展趋势来看,城市孩子无论是考试成绩还是综合素质,都越来越高于农村孩子。造成这种城乡差距的原因是全方位的,要想办法遏制和扭转。
 
合肥一中官网显示,该校前身为漳州中学,由李鸿章的侄子李于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创办。是合肥最早、最古老的新式学堂;1955年被定为安徽省重点中学,1995年成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俱乐部成员,2000年成为省示范性高中。合肥一中校长封了保安。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合肥一中校长封了保安。照片由受访者提供
 
冯宝安,安徽省物理特级教师,合肥中学物理特级教师工作站站长,现任合肥一中党委书记、校长;安徽省物理学会常务理事,安徽省高中物理奥林匹克一级教练,合肥市物理学科带头人;曾任合肥一中教师、主任、教学副校长,合肥六中校长、党委书记。
 
[对话印章安全]
 
“双减”政策非常明智,学校课程就是‘大餐’。”
论文:今年是“十四五”开局之年。你如何看待基础教育的现状,有哪些亟待解决的问题?
安全:现在社会各界都非常重视教育。当然关注是对的,但在某些领域、群体、方面可能还是有一些偏差。比如现在,无论小学、初中还是高中,分数都很重要。分数确实很重要,但千万不能走极端,造成“唯分数论”。
 
文化课素养是综合素养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分数并不是衡量文化课素养的唯一标准。有些家长或者学生自己在这方面可能有点迷失。
 
对于学生来说,考试成绩很重要,但是不同年龄的孩子做事是有规则的。如果我们用这段时间来做题和刷题,就会压制很多其他应该发展的东西。
 
论文:还应该发展哪些东西,比如道德教育,应该如何实施?
安全防护:“十四五”期间,我认为基础教育最重要的是以德育人,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这就要求我们真正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而不是停留在口头上应付考试。
 
说到德、智、体、美,德是第一位的。大家似乎都明白这个问题,认为它是正确的。但有多少家长、老师、教育管理者能真正把道德放在第一位,提醒学生道德教育的重要性?我多次告诉老师,德育必须渗透到每一节课。德育不仅仅是班主任的事。每个老师都有义务和责任培养孩子的道德教育。
 
比如老师要起到表率作用,严格要求自己,迟到早退,没有不良习惯,关爱每一个孩子。每个老师的言行都会对孩子产生影响。如果教师把德育渗透进课堂,久而久之,每一位教师都会把德育渗透进每一节课,这自然会培养孩子的社会责任感和高尚品德。
 
其实,思想政治课本身也是德育要求的组成部分。我们坚持以思想政治教育育人的理念,要求“课程思想政治教育”与“思想政治课”同向并进,把思想政治教育渗透到每一个课堂。思想政治课是政治教师承担德育工作的主渠道课程,而思想政治课是指各科教师将思想政治教育的要素融入到自己的学科中。
 
论文:在一些地方,体育和美术也进行了定量测试。会不会成为另一种考验?
安全感:我对体育在德智体美劳方面的理解包括两个方面:一是身体健康,二是心理健康。很多省份都把体育纳入中考,要从两个方面来理解。比如我们初中体育就有60分。如果不量化,学校可能不会那么重视体育课。因为量化,至少做这些项目需要时间。通过把这些项目练好,孩子一般都能得到锻炼,锻炼效果明显。
 
我认为,关键是要发挥正确评价的导向作用,提高学生的体育核心素质,让他们成为体育爱好者、健康人、阳光人。
 
论文:前不久,《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工作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简称“双减”)发布,各项要求都非常严格。你认为这项新政策怎么样?和高中部分有什么关系?
安全:实施“双还原”对优化教育生态非常重要、必要、及时。如果我们不果断采取这一措施,让学生的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恶性增加,可能会破坏教育的基础。如何谈素质教育,落实立德树人的根本任务?想象一下,我们的学生不仅要晚写作业,还要参加这么多校外培训。他们的身心状况可想而知。因此,出台“双减”政策是非常明智的。
 
在我看来,不仅义务教育要减,高中也要减,因为基础教育离不开,要融合,需要接力推进。目前,高中生的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也很重,必须切实减轻,真正增加素质教育。只有实行这种“减”和“加”,学生才能得到全面的、个性化的发展。
 
从实际出发,有效实施“双减”必须得到家长的认可和支持。我们需要帮助家长改变认识,因为学校的课程就是“正餐”,私下“加码”不仅不会赢,反而会毁了孩子的“胃口”,影响孩子的健康。
 
言传身教,坚持每天早上在校门口等学生
论文:现在很多大中城市基础教育竞争激烈。你感受到这种竞争了吗?作为名校,合肥一中是否有自己的想法和规划,既能应对这种竞争,又能保持学校的均衡发展?
鲍锋安:一定有这样的压力。如果没有这样的压力,那就是无稽之谈。尤其是像名校一样,社会对高考的情况非常关注。另一方面,从学校的角度来看,我们应该保持我们的真实本性。人本身是多样化的,学校也是多种多样的。不可能是全国所谓的模式,但一定是不正常的,不可持续的。
 
因此,我们学校必须保持自己的特色。在文化教育中,无论是老师授课还是学生完成作业,每一个环节都要高质量。如果师生各尽所能,达成默契,互相促进,效率很高,自然学习就不会有问题。我们一直追求的是老师教得有效率,学生学得有效率。
 
我们最大的亮点是有很多学生活动,比如科技节、戏剧节、艺术节、风筝节等等。每学期都有学生的话剧表演,真的可以展示自己的才华。
 
来自芭蕾、京剧、黄梅戏、鲁剧等。,我们都有选修课,老师教他们,孩子学得好。尤其是流行于合肥的庐剧,是一个非常小的流派。有一次学校有一场鲁剧团的演出,现场只安排了300个名额,来了600多名学生。演出结束后,几十个孩子主动跑上台,与那些话剧演员互动,向他们请教。合肥一中的前身是泸州中学。合肥一中官网地图
 
合肥一中的前身是泸州中学。合肥一中官网地图
 
论文:好学生非常重要。你担心合肥一些新的基础教育学校会把学生和一中分开吗?
冯宝安:这个我不担心,因为不同的学校有不同的特点。我们不能对孩子的培养采取一刀切的方法。每个人的智力水平、行为习惯和综合素质都不一样。孩子可能有自己的长处和短处,很有天赋,但另一方面,接受能力弱,这很正常。
 
因材施教很重要。比如2020年,我们积极跟合肥市教育局打起来,组织了一个强基实验班。
 
对于强基实验班的孩子,我们只是想培养真正对基础学科研究感兴趣的拔尖人才,他们对德智体美劳的要求比普通班高,尤其是思想政治教育。希望他们成为“志存高远、德才兼备、情理兼顾、勇于开拓”的建设者和接班人。
 
论文:这种分层在形式上明显吗?如果很明显,分配到低一级的学生会不会有一些心理不适?
保障:为了体现高中和中学的分层教学,我们有强化基础的实验班、扫盲班、提高学习成绩的实验班。从水平上看,提高学习能力实验班的学生学习能力可能较弱,但我们特别关注这一班。一是有了优秀的班主任和老师,老师们也改变了教学方法,变得更有针对性;其次,学生选择来到这种类型的班级,当他们来到适合自己的班级时,更容易找到合适的学习方法。
 
论文:不仅好老师,好的教育管理者,尤其是校长,都是非常重要的。三年前你被调到合肥一中时,合肥六中的学生家长集体“挽留”了你。你现在对这件事怎么看?你早上还经常在学校门口等学生吗?
冯宝安:在合肥六中工作期间,我一心想为学校的发展多做一些工作。学校的成绩主要是全体教师共同努力的结果,学生和家长的信任是成绩的关键。至于我自己,我只是尽了作为校长的职责,但实际做的远远不够。
 
现在,我依然保持着这个习惯,那就是如果没有特殊情况,我依然坚持每天早上很早就在校门口等学生。说实话,也很辛苦。但我觉得值得去做,行动胜于雄辩。至少我做这份工作是用心和感情的。我认为教师的职业特点在于“言传身教”。同学们看到我这个相对勤奋的校长欢迎他们,会更加勤奋。
 
“北京教师轮岗会释放信号,其他地区也会跟进”
论文:作为一名物理教师,你更注重学生的科学知识还是审美教育?
冯宝安:说到美育,真的很抱歉。我的小学在农村,我从来没有上过艺术和音乐课。到现在,我还记得小学六年级最后一节课,我的数学老师说:“同学们,今天不用上课,我教你们一首歌。”几十年过去了,我仍然记得很清楚。这首歌叫《三月小雨》。
 
他是一名数学老师。当时农村学校没有美术老师、音乐老师,甚至体育老师都是文化课兼职老师。他教了那么多数学课,我一节数学课都记不清他说了什么,但是这个音乐课我记得很清楚,这是我的亲身经历。
 
我很羡慕现在的孩子,有各种各样的老师,多才多艺,能拓宽知识面,培养整体人格,摆脱了只关注考试成绩的问题。
 
我经常想知道我们的高中教育能给我们的孩子带来什么。一个孩子在学校待了三年,不能只被上课、考试、作业打动。我希望我的孩子在高中和中学成为全面发展的人,不仅是文化课,还有美育、体育和德育。三年高中,其最终目标还是对方不应该只是一所好大学。
 
论文:近年来,一直有一个话题是县城很难向暴君学习。这个问题存在吗?你如何看待这个现象和问题?
冯宝安:现在一般来说,县中学的高分生比例可能在下降,原因是综合的。
 
首先,最初的社会流动性很小,但现在很强。在城市工作的父母可能会带孩子去城市读书,或者如果家里比较富裕,就把孩子送到城市、省会或者其他比较好的地方读书。这是家长创造的条件,夺走了一些学生资源。第二,教师流动基本上是农村教师想去县城,县城教师想去城市。第三,一般来说,城市儿童的综合素质教育高于农村儿童。第四,许多农村孩子留在家里,与父母的交流较少。
 
当然,还有很多其他原因。从发展趋势来看,城市的孩子数量越来越多,因为他们的分数高,综合素质好。是时候找到遏制、扭转和改善这一现象的方法了。
 
如果教育振兴了,对乡村振兴会有很大的支持。至于乡村振兴,我个人觉得教育的投入不仅仅是设施设备,更是留人。校舍和农村学校的建筑,包括信息化,都不比城市差。现在,学生和老师越来越少,或者说优秀的老师越来越少。
 
老师为什么不想去农村?这个问题值得探讨。比如农村教师的待遇和收入不比城市差,甚至比城市还高,让农村教师比城市教师有更强的尊严感,能留住吗?真的有机制可以促进教师城乡双向流动吗?比如,城市的老师必须在农村辛苦工作三五年,然后根据考核决定是否回来。现在教书育人或者支农只是一种补充,真正留人需要多管齐下。
 
论文:近日,北京市正式出台义务教育阶段公办学校校长、教师交流轮岗制度,与您的建议有相通之处。你认为北京的新政策怎么样?对于全国其他地区,比如合肥,甚至安徽省,有哪些可以借鉴和进一步完善的地方?
鲍锋安:我觉得共同点就是缩小地区之间的教育水平差异,让农村、县城、城市的孩子都能接受好的教育,享受优质的教育资源。
 
无论是义务教育还是高中教育,北京都走在全国前列,很多方面都是我们学习的标杆。如今,北京市在义务教育阶段出台了公办学校校长、教师交流轮岗制度,这是促进教育公平、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重大举措。我认为这是一个信号,表明该国其他地区将在不久的将来跟进。不同的省、市、地区有不同的具体情况,要在借鉴的基础上,结合自身实际进行优化。
 
论文:合肥和安徽现在属于长三角一体化区域。基础教育方面,您如何看待合肥目前的区域竞争、合作与交流?
保障:合肥基础教育发展很快。十几年前合肥在安徽省还比较落后,现在在安徽省处于领先地位,领先优势越来越明显。但放眼长三角,与江浙沪相比,合肥还是有差距的。
 
高考因为不同省市的具体情况不同,比较困难,但是各学科的竞赛都是在全国的平台上进行的。我们在全国比赛中获得的金牌远远少于长三角其他地区,反映出我们的实力还是比较弱的。
 
2021年起,安徽也实施了新的中考,我校与长三角地区的交流逐渐增多,这其中就有合肥一中的名校效应因素。而安徽包括合肥在内的部分中学,与长三角地区的中学联系较少,如合作、校际联盟等。好兄弟互相鼓励,真正的朋友互相交换需求。我们非常乐意与长三角地区的先进学校进行合作交流,希望这样的机会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