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8-30 16:55 的文章

旗帜发布:坚持党管数据确保数据安全

 
亚星在线
 
[摘要]2020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好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系的意见》指出,“加快培育数据要素市场”。目前,数据已被视为与土地、劳动力、资本和技术并列的五大生产要素之一。大数据不仅是重要的生产资源,也是与“枪杆子”和“笔杆子”同等重要的统治资源。对于国家的长治久安和综合国力的竞争都是极其重要的。网络信息央企要深刻认识和学习《数据安全法》的政治意义,充分发挥技术优势,不断提高党管数据的能力。
 
【关键词】党管数据;数据安全;中央企业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数据安全法》(以下简称《数据安全法》)将于2021年9月1日正式实施,充分表明国家对数据安全的高度重视。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我们必须确保国家数据的安全。要加强关键信息基础设施安全保护,强化国家关键数据资源保护能力,提升数据安全预警和溯源能力。”《数据安全法》从多方面对数据保护和利用进行了宏观层面的总体布局和战略规划,赋予了权利,明确了义务。作为国务院国资委直接管理的中央企业,中国鲁花集团要认真学习贯彻《数据安全法》有关规定,不断提高党管数据的能力和水平。
 
深刻认识中央企业的政治属性,认真领会学习贯彻《数据安全法》的重要意义
 
政治属性是中央企业的根本属性。只有在政治上有了清醒的认识,才能在思想上准确理解,在行动上落到实处。坚持中央企业姓党、高标准立党,要求我们充分发挥中央企业党建优势,进一步加强党委对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工作的统一领导,建立健全党管数据的体制机制。要深刻认识学习贯彻《数据安全法》的政治意义,把数据安全与发展摆上党委重要议事日程,用大数据的思维方法管好风险防范、战略发展、人才干部。
 
学习贯彻《数据安全法》是落实国家总体安全观的必然要求。数据安全关乎国家安全。《数据安全法》规定,中央国家安全领导机构负责国家数据安全工作的决策审议协调,研究制定和指导实施相关重大方针政策,协调重大事项和重要工作,建立国家数据安全协调机制,实现最高决策。学习贯彻《数据安全法》,中央企业坚持总体国家安全观,从应对非传统数据领域国家安全风险的角度,以实际行动落实我国数据安全治理顶层设计。
 
学习贯彻《数据安全法》是落实依法治国、依法治企方针的具体体现。《数据安全法》对数据实施分类和分级保护。国家有关部门将根据数据在经济社会发展中的重要性和被篡改、破坏、泄露、非法获取、非法使用造成的危害程度,制定重要数据目录。;同时,将事关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重要民生和重大公共利益的数据定义为国家核心数据,实行更加严格的管理制度。中央企业负责城市、能源、公共卫生、金融、应急等公共基础设施建设。作为重要数据乃至国家核心数据的处理者,学习贯彻《数据安全法》,明确数据安全责任人和管理机构,落实数据安全保护责任,定期对数据处理活动进行风险评估,并向相关主管部门提交风险评估报告,是法定义务。
 
学习贯彻《数据安全法》是落实国家中央企业数字化转型战略部署的重要举措。数字化转型是改造提升传统动能、培育发展新动能的重要手段。国务院国资委在《关于加快推进国有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通知》中明确要求,国有企业要构建数据治理体系,加强平台、系统、数据的安全管理。中央企业学习贯彻《数据安全法》,是主动肩负使命、打造企业高质量发展新引擎的重要举措。
 
发挥中央企业网络和信息技术优势,不断提高党管数据能力水平
 
网络与信息中心企业拥有先进的数字技术和丰富的数据资源,是国家数据安全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数据开发利用、产业发展、数据交易市场培育、数据全生命周期合规管理体系流程,还是数据风险评估机制建立等。,网络和信息的中央企业将是不可替代的中坚力量。
 
坚持统筹发展和安全,通过数据开发利用和产业发展促进数据安全。发挥专业优势,积极协助各级政府制定数字经济发展规划,建设数据基础设施,推动数据创新应用。截至目前,鲁花集团已在全国布局30多个城市数据湖,并通过中央政府建设数据基础设施,全面助力各地数字经济发展。下一步,我们将继续为政府部门和各类市场主体提供数据提取、数据清理、数据编目、数据转换、纸质文件数字化、数据快递等基础专业服务,助力突破区域间数据壁垒,突破数据碎片化带来的数据应用瓶颈,推动数据资源规模化应用。参与政产学研联动,开展相关标准制定、检测认证、风险评估、教育培训等工作。,共同培育发展数据安全产品和产业体系,激发高质量发展新动能,切实以发展促安全。
 
重视企业主体作用,帮助各地培育数据交易市场。积极参与数据交易管理制度的建立和完善,规范数据交易行为,助力地方数据市场金融发展。探索建立数据银行、开展数据资产证券化业务等数据资产管理融资新模式,研究制定数据资产确认、定价、产权保护等标准,积极运用区块链、联邦机器学习、安全多方计算等隐私计算新技术、新手段,搭建数据资产流通管理运营平台,为政府部门和各类市场主体提供数据价值评估、数据存贷、数据交易中介等服务。实现低成本数据聚合、规范确认、高效治理、资产化交易和全场景应用,赋能产业模式创新和转型升级,推动政府数据集成、共享和开放应用,有效释放数据红利,推动数据要素市场发展。
 
树立全面的数据合规理念,建立数据全生命周期合规管理体系和流程。《数据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等相关法律法规和国家标准构成了数据合规治理的法律体系。需要树立全面数据合规的理念,构建自己的数据治理宏观策略和管理体系,通过制度约束实现数据合规治理的目标。加快集团数据治理体系建设,明确数据治理归口管理部门,加强数据标准化、元数据和主数据管理,定期评估数据治理能力成熟度。建立数据全生命周期的合规管理体系和流程,构建相应的数据收集、存储、使用、处理、传输、提供和披露的体系、流程和操作指南。建立数据分类目录和重要数据目录,在内部数据治理的基础上,根据国家、主管部门和行业重要数据的具体目录,建立或细化相应的数据保护目录和制度,以满足数据分类和分类保护制度的监管要求。
 
依托国有企业和国有企业信息安全监管平台,正常开展数据风险评估和处置工作。根据国家《关于加快建设国家综合大数据中心协同创新体系的指导意见》,国务院国资委委托的国有及国有企业综合网络安全信息大数据平台已接入中央企业和二级单位104个互联网出口节点,其中97个中央企业总部全覆盖,基本形成全天候、全方位感知企业网络安全态势的能力。建议依托平台开展“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数据安全信息联动和能力共享,构建大数据驱动的数据安全体系,建立常态化数据风险评估机制,系统梳理潜在数据合规风险,及时分类处置;加快培育数据安全治理服务新业态,整体提升国有企业数据安全能力。
 
参考文献:
 
[1]习近平谈治国。第三卷[M]。北京:外语出版社,2020。
 
[2]《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好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N)。新华网,2020年4月9日。
 
[3]2021年上半年中国互联网网络安全监测数据分析报告(N)。“国家互联网应急中心CNCERT”微信微信官方账号,2021年7月3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