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8-19 03:36 的文章

我在那家大工厂赚了两年100万

 
 
晚上八点,天黑了,北京海淀区的一栋办公楼依然灯火通明。
 
算法工程师陈嘉敏已经完成了手头的工作,但他没有回家的计划。看着略显火热的手机和电脑,他打开微信微信官方账号的后台,开始了自己的“副业”——推内。
 
所谓内部推送,是指通过内部员工的推荐,将简历传递给HR或部门主管的招聘方式,通常可以避免简历沉入大海、信息缺失的情况。
 
一般来说,大厂员工帮助大厂招聘人才。
 
表面上看,这是互联网公司员工的特殊福利,但本质上,它揭示了公司培养自己的猎头、从市场上找人的野心。
 
01为了7万元的奖励,我挖遍了身边的人
 
像那些做内部推送的,陈嘉禄也是从朋友圈、微信群等渠道找到的。“为了凑足人,我把身边的人都挖了出来。”陈嘉敏说。
 
2019年初,刚刚过试用期的陈嘉敏收到公司发给内部员工的一封邮件,邮件中写道:员工人数达到指定人数,将获得现金奖励7万元。
 
看着邮件的内容,陈嘉敏已经很久没有合上这一页了。在高额奖金的驱使下,陈嘉敏被感动了。
 
熟人之间固有的内向思维限制了内向的发展空间。事实上,在陈嘉敏做内推之前,并没有人关注这种“兼职HR”工作,但这并不妨碍公司用高回报“诱惑”员工,主动承担起“钓人”的工作。
 
公司的触角特别长,金融、地产、汽车等业务都需要大量的人才。相比之下,陈嘉敏的熟人基础太小,无法满足获奖的需求。推理,他觉得插值的边界需要扩大。
 
从内部推群建设到各种学校论坛,在牛科上发帖。com,陈嘉敏使用了他能想到的所有渠道来招人。为了增加流量,他不时混进各种招聘群,把人引流到自己的社区,被群主多次删除。
 
2019年5月,陈嘉敏开始尝试做一个“向内推熊”的微信官方账号,发布公司的一些招聘信息、工作经验和一些求职技巧,同时发布一些额外的微信号回复消息。也是从这一刻开始,平时下班后玩游戏的“疯子”换成了每天24小时忙着向内推的“达人”,除了工作。
 
 
 
“当时我在做微信官方账号,主要是因为问同样问题的人太多了,比如‘能投几个’‘怎么投’‘去哪里查进度’等。希望用微信官方账号同步,大家看到自然就知道了。”
 
让陈嘉敏感到意外的是,因为微信官方账号的兴起,熟人介绍的内向模式被彻底打破,打开渠道的陌生求职者拓展了新的赛道,渗透到各种互联网公司。
 
每隔一段时间,公司就会向公众发布内部结果的名单,所以很多人都知道陈嘉敏。包括领导在内,也会邀请他和各部门分享,也会请他同步紧急岗位,帮忙招人。公司有10多万员工,有1.5万人传阅过他的内部文件。
 
这让陈嘉敏一下子成为了互联网巨头的名人。6月份,因为有58名实习生被推荐加入这份工作,陈嘉敏成为了闪电推手的头把交椅,小赚了12万元。两年半来,陈嘉敏实现了“裁千人”的目标,内部成绩单排名第一,内部报告数量比第二名多几倍。
 
 
 
“学校招收非技术员工500人,技术员工1000人,实习生没有奖金。”学校招聘和实习占据了陈嘉敏的大部分“客户”。“我推荐入职最高奖金只有7500元。公司在职人员会选择找猎头或者熟悉的人推荐,找我的人不多。”
 
在过去的两年里,陈嘉敏收到了大约一百万元的内部奖励,但是这部分奖金还需要扣税,所以他收到的奖励少了很多。
 
真正占据陈嘉敏时间的是,每天有数百人请他回答问题,其中包括一些陌生人。
 
比如我让他帮忙找人。“我老公之前被天猫优化过。请帮我看看我丈夫在不在。他找到了一个学弟。我不知道他目前的情况……”
 
也有孤独的留学生每天和他聊天。“我没能申请到国外的工作。嘿,我给你讲讲我今天的情况……”
 
也有家长为孩子找工作。“如果你努力,帮我儿子做个内推。我会把他的专业和信息发给你。”怕陈嘉敏没看到,有些家长甚至早上6点给陈嘉敏打电话。但其实他们并不知道孩子能力的细节,只能强调孩子成绩优秀。
 
对此,陈嘉敏哀叹穷继承之风,但他也无可奈何。他在做内推,但他只是一个大厂的工人,不是万能的。
 
为什么大工厂需要推进
 
过去十年是互联网行业快速扩张的黄金时期,对人才的渴求与日俱增。对于互联网厂商来说,他们不仅给员工优厚的待遇,还把重心放在自己的“朋友圈”上。
 
优秀的员工已经在大厂的位置上证明了自己,了解公司和身边的人,客观上承担了一定的“代言”功能。
 
近年来,互联网对人才的渴望达到了顶峰。全球职业发展中心(GCDC)发布的《2020年第四季度人力资源趋势报告》显示,互联网企业内部招聘渠道占比31.9%。
 
大工厂正争先恐后地用真金白银调动自己员工的积极性。据媒体报道,郑州富士康iDPBG商务集团将内部推荐合作伙伴奖金上调至5000元。
 
脉博发言区匿名网友爆料,字节跳动成功推送5000元入门2-2级奖金,如果是第一次推送,会额外2500元;aauto faster K3等级加成1万元;阿里p6-p8排名靠前,奖金分别为6000元、1万元、1.5万元。
 
对于同一员工,如果是猎头推荐的,通常会按照员工年薪的比例来计算猎头费用。一般不会低于员工税前年薪的20%,有些急用岗位甚至可以达到30%。
 
这样的话,阿里P7级别的员工如果接了猎头的工作,猎头费至少要10万。如果是内推,只给员工发放1万元的内推奖金。
 
对于大工厂来说,同等级别的员工越多越好。
 
 
 
对于有兴趣向内推的员工来说,一旦生意成功,就会成为左手的“丰厚奖励”,右手的“朋友”。
 
杨凡从这个副业中获得的第一笔奖金是把一个女孩推向国王的荣耀。因为这是一项紧急的工作,只花了一个多月就完成了所有的流程。入职两个多月后,杨凡获得了不到1万元的内推奖励,并立即邀请男友大吃一顿。
 
而这个女孩自然成为了杨凡公司的一个关系网。他们经常在网上聊一些公司八卦,杨凡第一时间就能掌握公司动态。
 
半年多后,考虑到已经到手的钱,以及后期即将到手的奖金和旅游奖励,帆船赢了10万元左右。但是她对这个工资只是一般的满意,并没有太大的感觉,因为她觉得更像是“用爱发电”。
 
向内推动带来的附加值远比金钱更有意义。在开始向内推之前,正在做操作的帆基本上都是朋友和同事。现在通讯录里有斯坦福、伯克利、清北统一、加州大学等顶尖大学的高才生;有华为、字节、阿里、投行、四大等顶尖公司人才;有董事、投资经理、审计师、律师、空乘、专业电竞选手、警察等各行业人士。
 
而这些人才不仅仅是“躺”在航海的通讯录里。航海的本质将涉及更多的合作。现在基本上各大公司都有她认识的人,匹配起来很方便。比如有推内线的人帮她匹配央视、微博、网警等活动。
 
“就像打开一个月光宝盒,里面有超级多的各行各业的优秀人士来找我。接触的人越来越多,对世界、对人、对事物的认识也更加丰富。这大概就是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帆说。
 
03提高了招聘门槛,吓跑了自己的员工
 
其实原因只有一个,不管是互联网字节Aauto Quicker的内部招聘,还是JD.COM的加薪,还是小米股票的砸钱:互联网人才缺口大,流动性不可控。
 
然而,虽然公司都想通过内推来抓住人才,但大互联网公司的大多数员工对内推并不感冒。
 
多名员工告诉凤凰周刊财经记者,往里推不难。
 
在互联网大公司,向内推并不意味着走后门,也有自己的红线。公司员工明确禁止向求职者收取推荐费,也没有人敢说“入职保险”之类的话。有些人为了吸引生意,在任何可以找到新人的地方留言,就业的成功奖金是50%,但即便如此,也很少有人上门。
 
“在我们这边,成功推荐普通岗位后,试用期满后可以获得3000元的奖励,推荐经理级别以上的管理奖金会更多。”在一家外国互联网公司工作的技术员工杨健说。
 
在杨健的公司里,愿意把精力花在这个副业上的人屈指可数。“内部职位都在我们的人力资源系统中,不会对外开放。只有内网的人才有账号可以进入。公司虽然有实力,但口碑和关注度不够,主动来找我们的人很少。”
 
然而,大厂员工招聘人才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像腾讯、网易这样的老派大公司,已经过了扩张的高峰期,岗位没有快速增长的大公司多,匹配的人才也少。
 
网易的李奇曾经尝试过发几个“推我进去”的帖子,但是因为帖子少,宣传力度不够,根本没人看,时间长了也不愿意做。“虽然还有很多钱,但更重要的是利用这段时间提升业务能力。”李奇说。
 
 
 
大型工厂员工面临的第二个困难是忍受极低的插补成功率。
 
“喊了不一定投,投了不一定脸,脸不一定,不一定来。经过这一套操作,很多同学可能为了客服辛苦了很久,回答了很多问题,但是没有拿到任何奖金。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员工在推来推去的时候没有激情。”陈嘉敏说。
 
从杨凡手中的成绩来看,腾讯的成功候选人基本上是百里挑一。她半年内推了1000多人,大部分是8级、9级,有设计、产品、运营、营销、技术等岗位,但至今只收到10多人的offer。杨凡说,“成功率低会影响员工做这件事的积极性。”
 
从今年3月到4月,杨凡花了两个月的时间做“无用的工作”,她甚至有点沮丧,因为没有人成功加入这份工作。
 
杨凡记得她之前推过一个人,简历是北大本科+斯坦福硕士+海外投行。她认为加入这份工作是板上钉钉的事,但她在简历中遭到了拒绝。相反,一秒钟后,一个工作经验只在简历上写了三句话的人,让她想不出HR要找的是什么样的人。
 
然而,插值面临的最后一个困难是要花很长时间等待奖金。在一些公司,内部奖金只有在员工入职2-3个月后,或者半年试用期过去后才会发放。然而,就互联网企业的快速发展而言,很难预测半年内会发生什么变化。
 
“我们公司,业务结构调整,前几天一个部门被裁员了,以防人来了,我就走了。”杨戬说。
 
互联网公司对人才的渴求程度很高,需求量大,流动性大。人们来来往往。但是,并不缺少高端、高素质的人才。
 
如何找到高素质的人才也是陈嘉敏的瓶颈。对于工作5-10年的高级管理人员,会找熟悉的人或者专业的猎头进行咨询。“如果我知道这些管理,我一定会成为一名管理人员。”陈嘉敏打趣道。
 
里面的人想平躺,外面的人想进来。在大厂的每一个角落,包括内推渠道,这个铁律从未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