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9-12 16:07 的文章

强化源头审批监管“两高”项目背后收紧减排账

 
 
最近,“两高”项目受到广泛关注。
 
7月30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要求,坚决遏制“两高”工程盲目发展。8月26日,我们召开视频会议,坚决遏制“两高”项目盲目发展,并作出严查违规项目、未批项目等具体部署。近日,第四批第二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进驻5省2家央企,也把严控盲目上马“两高”项目作为督察重点。
 
“两高”,即高能耗、高排放,通常属于煤电、石化、化工、钢铁、有色金属冶炼、建材等六大行业。此前,部分地区对落实新发展理念认识模糊,“两高”项目呈上升趋势,甚至在高碳轨道上谋划“十四五”,给全国二氧化碳峰值排放、产业结构调整和生态环境保护带来严峻挑战。
 
“十四五”时期是我国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变增长动力的关键时期,也是二氧化碳排放达峰的关键时期和窗口期。“十四五”开局之年,如何加大力度遏制和监督“两高”项目盲目发展,关系到经济社会全面绿色转型,关系到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和碳中和目标的及时实现,必须高度重视。
 
1.有的地方违规快,“两高”项目被查封,未批建问题突出。
 
国家发展改革委8月新闻发布会显示,今年上半年,青海、宁夏、广西、广东、福建、新疆、云南、陕西、江苏9个省(区)能源强度同比不减反增,10个省份能源强度降低幅度达不到进度要求。
 
严峻的节能形势背后,缺乏遏制“两高”项目的行动是重要原因之一。根据国家发改委发布的文件,对于能源强度不降反升的9个省(区),今年将暂停国家计划重大项目以外的“两高”项目节能审查。
 
不止如此。7月,中央第二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第三批向派驻的8个省(区)通报了督察情况。“两高”工程管控不力也是通知中指出的普遍问题。
 
从反馈内容来看,很多地方仍然存在传统的路径依赖,不能放弃现有的“两高”项目。广西水泥熟料等高能耗行业产能持续扩大,在建12个项目产能达到1734万吨,是“十三五”增量的2.9倍。在河南安阳,尽管长期以来产业结构存在偏差,环境空气质量在全国排名靠后,但焦钢比高于国家要求45%。
 
另外,有些地方盲目推出“两高”项目的冲动比较强烈,有涨大、涨快、冲上去、乱上的势头。山西计划在全省启动178个“两高”项目,预计能耗5942万吨标准煤,大大超过“十四五”新增能耗空间。在建或已建的101个项目中,手续不全的有72个,占71.3%。
 
其中,晋中市不顾水资源禀赋和环境承载力盲目上马焦化项目,未经批准建设、违规取水、违规排污问题严重,被中央第一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公开通报为典型案例。
 
根据我国《环境影响评价法》及相关规定,新建项目应当经过环境评价、水资源论证、节能审批等环节。在未完成水资源论证和节能评估,部分项目未取得环评批复的情况下,在晋中市介休、平遥、灵石三县(市)非法上马焦化项目5个。但2017年第一轮督察就指出了让焦化产能快速扩张的局部问题,但第二轮督察一直没有整改。
 
如果这些项目全部建成投产,实际焦化产能将比2019年增加692万吨,每年新增约1200万吨水和1000万吨煤,主要大气污染物和二氧化碳排放将大幅增加。晋中是极度缺水地区,人均水资源不足全国平均水平的1/6。焦化项目不仅污染严重,还造成了水与人分离,村民吃不上水,群众反映强烈。
 
检查人员还发现,不少地方默许、纵容审批、监管“两高”项目,甚至打“擦边球”,为的是让违规项目的“合规”变得灵活。比如安徽省六安市第一矿业公司球团项目未取得审批手续就开工建设,省、市、县三级发展改革部门明知违法却不制止。在江西九江、上饶等地,部分项目在未完成“十三五”能耗控制目标的情况下,违规上马,已建成投产。云南省曲靖市和楚雄市的工业和信息化部门对这两家企业的违规行为进行了备案,检查人员进入时仍在非法生产。
 
“两高”项目对环境影响较大,盲目上马的原因在于思想认识、监督管理不够。
 
目前我国产业结构仍存在偏差,能源系统高度依赖煤炭等化石能源,能源消耗和污染排放较大。严控“两高”工程成为二氧化碳排放达峰和碳中和的重中之重和最重要的任务。
 
“‘两高’项目消耗大量能源。如果现在不遏制或逐步减少,未来很难转变能源结构。”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去年我国火力发电占比68%,今年上半年已经上升到73%,低碳发展压力很大。
 
严格控制“两高”项目建设,离不开减污降碳。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监察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徐必久在相关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两高”项目的大量排放将对环境质量的改善产生很大影响。未来,根据环境质量改善的要求,这些项目将逐步退出,这将带来巨大的经济损失,因此应严格控制。
 
事实上,为了优化产业结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有关部门不止一次提出遏制“两高”产能盲目发展的要求,也提供了相应的措施。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三线一单”项目准入、环评审批、节能审查、水资源论证、煤炭降耗替代、产能置换等一系列政策。相关要求明确。
 
在这样的背景下,为什么一些地方和部门对盲目上马“两高”工程大开绿灯?为什么违规的“两高”项目可以长期安全健康?
 
记者发现,一些地方经济发展没有脱离高碳轨道,寻求以“两高”项目促增长,但没有从根本上、结构上摆脱粗放式发展模式。究其原因,是“十三五”能源发展规划落实不到位,对“十四五”二氧化碳排放高峰目标任务认识不清。
 
有的地方国家目标任务没有严格落实,在减少污染和碳排放方面与中央要求有明显差距。在一些地方,在错误政绩观的影响下,政策的执行出现了问题。该淘汰的不会被淘汰,产能的减少和替代将成为数字游戏。其他地方虽然出台了节能减排、降低煤耗的替代方案,但在实际工作中也只是一纸空文,结果只能是能源消耗总量上升,空气环境质量步步后退。
 
暴露出的问题虽然都在企业内部,但根源在于地方党委、政府和相关部门的思想认识、监督管理不够。有的地方监管部门只对相关违法行为进行简单处罚而不严肃处理,有的甚至弄虚作假,为违法企业提供了“保护伞”。
 
一些地方政府甚至违规推进项目建设。辽宁省昌图县召开推进“两高”项目违规建设县长办公会议,要求相关审批机关对未办理审批手续的项目不予处罚;黟县将“两高”工程作为年度重点工程,设立专班推进,导致相关项目未取得节能审查和施工许可擅自开工建设。
 
正是上述行为,无形中使“两高”工程的盲目发展长期存在,甚至愈演愈烈。
 
3中央持续释放坚决遏制信号,源头防控是根本之策。
 
今年以来,中央不断释放坚决遏制“两高”项目盲目发展的信号。
 
“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提出,要坚决遏制“两高”项目盲目发展,推动绿色转型实现正向发展。
 
4月30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九次集体学习时强调,要把减污降碳协同作为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全面绿色转型的总抓手,加快产业结构、能源结构、交通运输结构、土地利用结构调整。对不符合要求的高能耗、高排放项目,要坚决拆除。
 
环境部和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也经常采取行动。在今年年初召开的全国生态环境保护工作会议上,明确提出要严格控制高能耗、高排放项目。国家发展改革委提醒省节能部门负责人,能耗强度不减反增,督促相关地区进一步加强高能耗高排放项目监管,分类梳理处置。
 
在林看来,继续压缩和收紧“两高”项目是未来政策的大趋势。“比如,中国的钢铁和水泥产能占全球总量的一半以上。未来国内基础设施发展到一定水平后,还有必要保持这么高的产能比吗?”他认为,一方面,“两高”项目的产能过剩并不是很高,如果碳成本进一步增加,这类项目的处境将更加艰难;另一方面,各地碳减排压力不断加大,遏制“两高”工程是最直接有效的减排措施。
 
5月底,环境部印发《关于加强高耗能高排放建设项目生态环境源防治的指导意见》,以区域环境评价、规划环境评价、项目环境评价、排污许可、执法监督、督察问责六位一体的环境管理框架为基础,明确环境管理要求,引导低碳生活“两高”项目转型发展。
 
“源头防控是遏制‘两高’工程盲目发展的根本之策。”环境部相关负责人表示,通过加强环境影响评价、污染物排放许可和监督执法,可以有效防止“两高”项目源头,严管过程,严惩后果,促进绿色转型和高质量发展。
 
在宏观层面,指导意见要求各级生态环境部门加快将“三线一单”成果应用于“两高”产业的产业布局和结构调整以及重大项目选址;中观层面,对“两高”产业综合规划、工业和能源专项规划、工业园区规划提出了严格审查的具体要求。在项目层面,从严格环评审批、推动减污降碳协同控制等方面明确相关要求。
 
引人关注的是,指南明确将碳排放影响评价纳入环境影响评价体系。
 
生态部环境规划院专家发现,很多地方认为2030年前化石能源的使用量可以继续大幅度增加,甚至将“十四五”规划在高碳轨道上,攀登碳排放“新高峰”,考虑达到“新高峰”后的下降。
 
这种认知显然未能实现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和碳中和的根本目的。该指导意见将碳排放纳入环评体系,从工业源头计算控制碳排放,是严格准入控制的具体体现,有助于推动经济绿色低碳转型。
 
4严格批前把关,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实现绿色低碳高质量发展。
 
“山西严控‘两高’项目盲目上马,加快淘汰4.3米高度焦炉,推进工业企业深度污染治理。全省24家在产钢铁联合企业基本完成超低排放改造项目,20家焦化企业、17家水泥熟料企业列入今年完成超低排放改造计划。”8月4日,在山西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系列新闻发布会上,省生态环境厅负责人介绍了产业结构调整最新进展。此时距离中央一号生态环保督察团进驻山西只有不到4个月的时间。
 
检查结果显示,相关地区一批违反生态环境保护法律法规的项目被叫停,一批绿色生态产业加快推进,一批传统产业得到优化升级,实现了生态环境保护与促进经济高质量发展的双赢。
 
环境部部长黄润秋曾公开表示,中央环保督察不是紧盯“两高”项目,而是试图通过遏制“两高”项目盲目上马,走绿色低碳高质量发展道路,进一步优化产业结构和能源结构。在这方面,将给予地方政府合理的整改时间,并指示地方政府坚持“先立后破”的原则,而不是“急转弯”。
 
实现二氧化碳排放峰值和碳中和,是一场广泛而深刻的系统性经济社会变革。严格控制“两高”项目盲目发展,也需要更大的努力和长期的成功。
 
目前,山西、宁夏、陕西等地已研究制定遏制“两高”项目盲目发展的行动方案。近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会同有关部门也进行了专项检查,督促各地减少350多个拟上马的“两高”项目,减少新能源消费需求2.7亿吨标准煤。下一步,将完善和加强能耗“双控”制度,制定三年工作计划,对不符合要求的“两高”项目坚决拿下。
 
目标和要求已经明确。要确保政策措施的有效性,相关地区和部门首先要转变观念,全面梳理调研在建项目,科学稳妥推进拟建项目,挖掘既有项目节能潜力。形成已开工建设的“两高”项目清单,逐一评估检查,对在建“两高”项目节能审查和环评审批情况进行审查,对未履行相关审批手续、管控不严、不符合要求的项目进行整改。
 
监管部门在限制“两高”项目准入、鼓励重点行业加快产业升级的同时,也要加大查漏补缺力度,既增强了企业的外部约束力,又激发了企业的内生动力,促使企业引进减少污染和碳、节约能源的生产工艺,利用技术创新提升绿色发展水平。
 
贯彻新发展理念离不开纪检监察机关的监督保障。据生态环境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检监察组相关负责人介绍,他们派出专门的监督检查组,围绕中央环保督察开展监督,及时掌握督察情况,发现问题整改进展情况,通过深入督察一线、走访督察住所、参加相关工作会议、参加下沉督察等方式,提出了具体的监督建议。,以严明的纪律为生态环境保护保驾护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