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趣事 2021-09-12 16:05 的文章

实名制注册的未成年人网络游戏名存实亡,绕过

 
记者,实名制注册,名存实亡!绕开监管的未成年人如何管理网络游戏?
 
实名制下不存在账户的网上租售现象依然普遍存在。
 
周一,央视新闻频道报道网游实名认证存在漏洞,人脸识别系统可能被“破解”,租号平台存在漏洞。9月8日,针对相关问题,中宣部、国家新闻出版署会同中央网办、文化和旅游部对重点网络游戏企业、游戏账号租售平台、直播平台进行了约谈,要求相关企业坚决落实相关要求,切实保护未成年人身心健康。相关企业和平台的落实情况如何?看看记者的调查。
 
 
 
采访中,不少家长普遍反映,目前仍有大量游戏公司对用户的注册要求过于简单,缺乏生物识别等身份认证措施,使得实名制注册系统形同虚设。也有不少孩子通过网络平台租借或购买成人账号,绕过防沉迷监管,让家长头疼不已。
 
 
 
家长:我们家长只能观察孩子,不管你其他时间有没有玩游戏,我只能加强对孩子的管理,没有别的办法。
 
中学生:随便玩玩父母的手机,或者注册做父母,然后有人租号码什么的,就玩。
 
针对游戏账号倒卖、转租问题,记者调查了一些常用网络和电商平台。
 
 
 
在百度搜索引擎中输入“租赁号”一词,页面显示“最便宜的租赁号”、“无需实名认证的租赁号平台”等大量归纳项。
 
 
 
记者随后打开几个电商平台,发现也有大量游戏账号出租和销售的商家。游戏租赁价格从1元到几百元不等,可以用最低的1元钱租一个账号。有的店铺覆盖了50多个不同类型的网络游戏,很多卖家显示单个热门游戏租赁号的月交易量超过2000,月总成交额超过4万。在一个二手交易平台上,记者输入“游戏租赁号”,对平台推荐的“游戏频道”进行了详细分类,不仅显示“1元起租账号”,还有所谓的“接单培训赚钱”、“买账号自信交易”。很多商家在物品描述中表示,只要支付成功,就会自动发送账号密码、无限时长等内容。在另一个电商平台设置的游戏账号分类中,甚至有一个特别的条目“无沉迷账号”。
 
 
 
记者发现,网络社交平台是租售账号的“重灾区”,交易更加隐蔽。在QQ软件上,虽然记者直接搜索“买号租号”找不到相关信息,但一些群管理员已经用同音字替换了“卖号”和“买号”,引导用户私下交易。某QQ群的租金号广告上赫然写着“卖家人脸识别可删除”等明显诱导未成年人购买的信息。在百度贴吧,记者搜索“租号买号”,虽然显示“不会显示相关结果”,但仍有不少以游戏租号、买号为名的贴吧,里面充斥着各种热门网络游戏账号的交易信息,部分用户甚至将已经通过认证的游戏账号命名为不需要再次进行人脸识别。在小红书,记者发现也有大量用户发帖出租、出售游戏账号。
 
对未成年人轻松租买账号的平台缺乏监管。
 
记者发现,不少电商平台将“游戏账号交易”服务列入虚拟产品类别,提示用户在网络游戏中交易虚拟商品时至少年满18周岁,并提交身份信息进行实名认证。平台将禁止和拦截未成年人网络游戏中的虚拟商品交易。那么,未成年人真的买不到游戏账号吗?
 
 
 
记者试图用一个15岁孩子的实名认证账号在多家电平台上购买游戏账号。在Taobao.com,部分商户页面有小拦截界面,但记者仍在更多未设置小拦截界面的店铺购买“出租号服务”。在品多多,可以直接购买,无需任何认证。在JD.COM商城,商家只自动回复“默认下单的是成年人”的信息。下单后,记者很快收到了游戏账号和密码。针对上述非法出租、出售网络游戏账号的用户和店铺,向相关平台举报投诉。
 
 
 
几天后,记者再次登录相关平台,发现在JD.COM平台上,记者报道的所有游戏账号产品均显示已下架,搜索“游戏租赁号、销售号”基本找不到相关信息。在淘宝,已经下架了报有租赁号的商品,加强了拦截未成年人交易的功能,但账户租赁店依然存在。拼多多平台上举报的产品仍在销售,无论用户是否成年,相关产品仍可购买。
 
 
 
在社交平台上,对于记者的举报,QQ回复称“暂时无法认定举报对象违规”。在百度贴吧、小红书等平台,客服只会自动回复,24小时或2-3天内回复。截至发稿时,尚未收到有效回复。
 
 
 
中国法学会会员部副主任彭羚:在《关于进一步规范管理,防止未成年人沉迷互联网的通知》中,明确要求严格执行网络游戏用户账号实名注册和登录要求,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实名登录的用户提供游戏服务。这里要注意的是,指的是用户,而不仅仅是未成年人。换句话说,向没有实名登录的用户提供游戏服务是违法的。
 
专家:要严厉打击游戏账号非法租售行为。
 
专家表示,无论用户是否未成年,向用户提供游戏账号出租出售都是违法行为,相关部门将严厉打击。
 
 
 
我国《网络安全法》第二十四条规定,网络经营者与用户签订协议或者确认提供服务时,用户未提供真实身份信息的,网络经营者不得为用户提供相关服务。记者了解到,将于10月1日实施的《个人信息保护法》规定,包括游戏账号、个人密码、验证码在内的信息属于敏感、私密的个人信息,受法律保护。专家表示,即使一些电商平台在其页面上声明不会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账号交易服务,但从法律角度来看,这是一种无效免责和无效抗辩。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伟:这些商业行为本身就是违法的,因为成年人把账户卖给成年人是违法的。因为它涉及到个人信息和网络行为的实名认证。你注册一个人,b登录,很多电信诈骗都是用互联网上的假账号登录的。所有游戏平台,包括涉及账号的互联网平台,在网友协议中都有明确规定,绝对不允许以任何方式转让租赁。因此,这一行为既违反了民事法律法规,也违反了行政法律法规,如果账户大量出售,甚至可能涉及《国家刑法》中涉及的罪名,即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是一种非常严重的违法行为。
 
 
 
近日,中宣部、国家新闻出版署有关负责人会同中央网信办、文化和旅游部等部门,在接受腾讯、网易等重点网络游戏企业和游戏账号租售平台采访时强调,相关企业和平台要严格落实各项要求,不得以任何形式向未成年人提供网络游戏账号租售服务。相关部门将加大监管力度,开展专项检查,严肃处理违规行为。
 
完善身份识别,让“真人”认证落地。
 
正是因为现有网络游戏在实名注册登录时没有完全实现身份识别,商家才利用这个漏洞绕过防沉迷系统,保护个人信息,尤其是未成年人的保护。因此,归根结底,提高辨识度是游戏防沉迷系统实现的关键。
 
 
 
专家表示,游戏企业在实施用户实名认证的过程中,一定要做到人与行为匹配,不断升级认证登录的技术手段,防止轻易以他人身份注册登录,杜绝游戏账号租售现象,尤其要履行好保护未成年人的责任。
 
 
 
公安部第三研究所网络安全法研究中心主任黄道立表示:企业要想有一个正确的态度,就必须把自己的真实姓名落实为“真实的人”。否则实名就会流于形式,比如说要加人脸识别,或者你要加这个生物特征,保证人和名字真的对应。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伟:验证登录身份的方法很多,成本其实不高。今年6月1日,刚刚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特别强调互联网平台,要安装未成年人保护系统,或者说父母监护系统,解决未成年人通过科技对科技的方式绕过监护系统的问题。这是平台应该履行的主要责任,是核心和重要的责任。
 
将于今年10月1日实施的《个人信息保护法》第六十二条明确要求相关部门研究开发、推广应用安全便捷的电子身份技术,推进网络身份认证公共服务建设。
 
公安部第三研究所网络安全法研究中心主任黄道立:这就是我们公安部门想做的,以《网络安全法》为基础,打造身份认证国家公共服务。这个公共平台是免费的,你可以依靠这个平台进行企业认证。其实对于我们来说,可以从源头上减少个人身份信息的乱用和滥用。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把自己的真名变成“真人”,这是可以做好的。
 
 
 
据了解,近期相关部门将推出网络游戏举报平台,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及时受理并处置问题线索,对未能严格执行平台的企业,共同查找,确保防沉迷工作落实有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