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美味 2021-09-14 14:15 的文章

鼠毒株出现在49个国家,并有三针疫苗或疫苗接种

最近,一个名为苗的突变株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
 
世卫组织8月底发布的《新冠肺炎每周流行病学最新消息》显示,截至8月29日,已有39个国家记录到苗族病毒毒株。根据疫情信息网站的数据,截至9月12日,已在49个国家发现苗族病毒株的踪迹。在短短半个月内,受影响国家的数量增加了10个。
 
苗毒株会成为新的疫情吗?
 
香港大学李嘉诚医学院生物医药学院教授金冬燕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从美国的情况来看,苗毒株还没有压倒三角洲毒株,至少目前没有立竿见影的危险。”在他看来,未来取代Delta成为优势菌株并非完全不可能,但可能性很低。
 
在变异毒株络绎不绝的情况下,一些国家开始实施第三次疫苗接种。据预测,三针疫苗很可能会成为未来疫苗接种计划的“标准”。
 
在49个国家发现了鼠毒株。
 
根据世卫组织8月30日进行的最新一轮评估,变异病毒B.1.621被命名为苗(木)毒株,也被列为感兴趣的变异株。
 
目前被WHO定义为“需要注意”的变异体有4种,分别是Alpha、Beta、Gamma和Delta,5种“需要注意”的变异体包括eta、Iota、Kappa、Lambda和Mu。
 
其实苗系最近并没有出现。
 
今年1月,苗毒株在哥伦比亚首次确诊,随后传播至美国、爱尔兰、墨西哥、加拿大、韩国、日本等国家。根据疫情信息网站的数据,截至9月12日,已检测到5656个苗毒株序列,在49个国家发现了苗毒株的踪迹。
 
据报道,哥伦比亚国家卫生研究院院长奥斯皮纳当地时间9月5日表示,基因测序结果显示,今年1月至6月哥伦比亚报告的新冠肺炎病例中,有53%感染了变异的新冠肺炎·塞缪尔病毒株。
 
《中国新闻周刊》注意到,东京大学等研究团队9月7日在bioRxiv预印版网站上发布的一项研究指出,今年3月至8月,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大幅增加。虽然伽马毒株在初始阶段占主导地位,但自5月以来,苗族毒株已经超越了包括伽马毒株在内的所有其他变种,并自那时起在哥伦比亚的新冠肺炎疫情中占据主导地位。
 
研究人员认为,苗病毒毒株的刺突蛋白(S蛋白)主要有8个突变,在β、γ等“需要注意”的突变体中较为常见。比如苗株E484K突变也存在于β和γ突变株中。此外,N501Y等3个突变也存在于α和δ变体中。
 
同时,已经证明E484K突变可以降低对疫苗接种诱导的抗体的敏感性。
 
世卫组织也在早前发表的《新冠肺炎每周流行病学更新》中指出,苗毒株的一系列突变表明其可能具有潜在的免疫逃逸特性。初步数据显示,苗病毒株在接种者和康复人群中的中和能力下降,与之前在β突变株中观察到的情况相似,但需要进一步研究证实。
 
根据outbreak.info网站的数据,美国的感染病例中仍以delta毒株为主,苗族毒株占感染病例的比例不到1%。据媒体报道,有美国专家表示,苗病毒株的出现暂时不值得关注,也不太可能超过达美。
 
也认为苗系近期没有出现,与三角洲系长期共存。它是否会成为主流毒株或者比Delta毒株更常见也不是完全不可能,但可能性很低。
 
在金冬燕看来,即使苗系真的成为未来的优势品系,也不是问题。他表示,病毒随时会发生变异,不必过于担心变异毒株,“因为我们可以随时制造针对变异毒株的疫苗”。
 
三针疫苗或疫苗接种标准。
 
根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实时数据,截至9月10日,全球新型冠状病毒确诊病例约2.23亿,死亡人数超过460万。其中,美国累计确诊病例超过4060万,累计死亡病例超过65万。
 
在感染者数量激增的同时,各类新冠肺炎变异株也不弱,新的“毛尖”毒株不断涌现,对现有疫苗提出了新的挑战。
 
国家卫生健康委科技发展中心主任郑中伟日前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总体来看,新冠肺炎的变异到目前为止还是比较稳定的,没有出现根本性的变异。目前,新冠肺炎疫苗对各种变异仍然有效。
 
据他介绍,中国已完成针对γ和δ毒株的灭活疫苗临床前研究,各疫苗研发单位也开展了针对β和δ毒株的腺病毒载体疫苗和核酸疫苗的研发。此外,对于不同变体的广谱或多价重组蛋白疫苗的研究,临床试验的申请材料也已提交给药物评价中心。
 
“有了这些制剂,即使将来出现严重的病毒变异,完全脱离现有疫苗的预防作用,也可以快速开发新疫苗,大规模生产,从而做好准备。”郑中伟说。
 
在金东艳看来,针对不同突变体的广谱或多价重组蛋白疫苗的研究需要很长时间,一两年,甚至十年二十年。能否最终产生也需要一个问号。
 
疫苗专家陶丽娜在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表示,用变异病毒或其S蛋白研制疫苗,与原疫苗没有区别,一定会成功。关键是看疫情的变化是否需要紧急使用这些疫苗来对抗变异毒株。不过,他也指出,新版疫苗和旧版疫苗并存,肯定会增加疫苗接种实施的麻烦。
 
然而,许多专家表示,疫苗接种仍然是预防和控制疫情的有效手段。
 
长期以来,以色列在疫苗接种方面非常积极,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大规模开展第三次疫苗接种的国家。
 
7月30日,以色列开始为60岁以上的老人接种加强疫苗(第三针)。8月24日,接种年龄范围扩大到30岁以上。8月29日,接种年龄下限延长至12岁以上。
 
根据以色列的一项研究结果,3剂辉瑞-BioNTech mRNA疫苗可以显著提高保护水平。白宫首席医疗顾问安东尼·福奇博士最近表示,如果这种效果能够持续,三剂新冠肺炎疫苗可能会成为标准的疫苗接种计划。在他看来,一个足够完整的疫苗接种计划可能是三剂。
 
对此,陶丽娜也表示同意。他说,“目前,三针计划是用高水平的抗体来抵抗病毒的变异。万一效果不好,也可以使用针对新毒株的疫苗。”
 
颜东认为福吉的话实际上有两层意思。“第一,第三枪是大势所趋。9月,美国计划向所有成年人推出第三针;第二,第三次注射后,体内的抗体水平可能足够维持一段时间,不需要再打了。”他补充说,决定是否停止第三次注射并不是100%确定的。
 
事实上,中国第三次疫苗接种的呼声也日益高涨。
 
8月27日,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郑中伟表示,三类输入风险高、免疫功能相对低下的人群,在完成6个月的免疫规划后,可以接种加强针。
 
但是,目前我国还没有公布具体的加强针方案。颜东指出,目前,在不改变疫苗毒株的情况下,替代方案是打第三针。也就是说,即使现有疫苗没有针对突变株,只要人体诱导的抗体水平足够高,理论上还是可以预防突变株的。
 
值得注意的是,许多疫苗制造商最近公布了加强注射的实验数据。
 
据康希诺Bionews报道,江苏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朱与北京生物技术研究所等单位联合发布的一项研究近日指出,研究人员在给志愿者打了两针灭活疫苗后,又给志愿者打了一针腺病毒载体疫苗作为加强剂,14天后中和抗体水平提高了约78倍。如果用灭活疫苗加强第三次注射,抗体水平增加约15.2倍。
 
据科兴官方消息,中国科学院王祥喜团队与科兴控股生物技术有限公司等单位9月5日联合发表的一项研究称,与康复人员和两剂克尔来福疫苗接种者相比,三剂克尔来福疫苗接种者的血浆样本对β、γ和δ变异体的中和滴度降低很少,接种三剂克尔来福后,中和抗体滴度在第一周增加约8倍,第二周达到峰值,增加约25倍。
 
从这些数据来看,第三针可能势在必行。
 
在金冬燕看来,我们目前面临的棘手问题是,接种疫苗的第一批人体内的抗体水平可能已经很低了,所以打第三针是极其迫切的,尤其是对于医护人员、出入境人员等高危人群。
 
他指出,如果不尽快做好风险规避,一旦变异病毒再次来袭,大多数提前接种疫苗的人将面临更大的风险。